西安匠人张小东的梦想

小时候,院子附近的楼底下都会有一个知根知底的皮匠,一个简陋的工具箱,加上钻子、钉子、锤子和几把切刀,粗糙的大手,黝黑的皮肤,苍老的面容,佝偻着身躯,街坊四邻排队等着修鞋和包。王安忆《骄傲的皮匠》就是通过描写上海弄堂里的小皮匠和他的铺子一系列故事,折射出近代上海的城市发展状况。手是万能的,它能创造,且有温度、有故事、有情感,有灵性。一双手工艺师傅的手,无论如何也无法被大规模工业化生产替代,科技越发达,手工做的显得更珍贵。

在西安就有这样一位手工业者,学版画的他毕业后,干过很多不相关的工作。“以前做古建筑彩绘挺赚钱的,循环往复的生活变成了煎熬。”张小东感概到,“匠人职业的瞬间图像,让我开始对匠人有了幻想,最后完美成一个梦。怀着对这样一个梦的冲动开始转行做手工皮具,从清晨一直到深夜。


给心爱的人三年做一个包,她却没有出现

“干过好多事情,都是钻研模仿技术,从不会到会,渐渐发现没了挑战性的工作就觉得淡然无味。”张小东讲,想给自己做个钥匙扣,买皮子琢磨研究,高产了各种皮包卡包,对自己做的东西很自豪,认为可以亲手做给心爱的人,结果一做就是三年,而她却没有出现。

张小东沉浸在手工作皮具中,手上的伤痕也被时间抹去,静静地做一个匠人,用双手实现自己。看上好看的包就想要做,思考后就是苦逼的一针一线做很久,枯燥乏味的重复,一个人吃饭、睡觉、干活。独处过后的张小东让身边很多人都不理解,同龄的人觉得他幼稚,甚至有1992年出生的妹子觉得他幼稚,离他而去,但他依旧坚定的做着自己。

虽然有时会迷茫,会被人不理解,但还好他有选择理想的权利,换成另一种说法格调会很高,“手作艺术是可贵的时间艺术,因为舍得花费时间,才能打磨出时间的光彩,从皮料的选择与处理,到包款的设计与缝制,专注、精细、耐心,那些能陪伴我们走过岁月长河的美好事物,无一不是经过时间的打磨,成为优雅生活的物质依托。”而张小东认为皮具制作就那些技术,最后的成品,更是坚持和耐性的体现。


请不起帮工招三个女学徒,未来想去欧洲

随着对工具和材料的深入了解,积累了经验,张小东招了三个女学徒一起做皮子。“我请不起她们,只能在做皮子中给她们传技术,妹子们都很有才气,每个人对手艺的想法都不一样,这种对一件事情热爱的心,对同一件事情不同美的观点,给她们技术指导。”

张小东对自己的作品寄托了很多特殊的想法,他不会定很高的价,也不谈定制和原创。“完成一个设计,是一个多工艺的集合。不是说我把它从‘圆的’做成‘方的’,就叫设计。”他补充道,“设计是要改变人的习惯,从美感上延伸,并且要具备一些功能。”通常做一个包是一天到三天,若工序复杂的话,也需要一周时间,价格也相对贵,而喜欢手工皮革的一般都是年轻人中有文艺范儿的,尤其手工出来的产品一般都厚重硬。“父母长辈喜欢机器做的薄轻软,价格也都便宜,我现在目标是更加专业,可以做让更多人接受,更多人喜欢的手工皮具。我不能用把自己技术的局限,看做是特色,更不能他这种局限称为我的坚持。”

一个包包的喜悦感是瞬间就能过去,这就需要坚强意志和勇敢的心去面对更多的痛苦和枯燥乏味,做皮子从样品到每一个斩孔的定位、缝制,都需要静下心专注完成,做了3年,应该还能做3年,希望能做30年,时刻在调整自己做好今天的每一个皮料。为自己喜欢的人做,给它们寄托着情感,张小东认为,皮具制作对手工技艺要求非常高,除了热爱就是毅力和细心,抵挡住外界的种种干扰与诱惑,需要时间去慢慢历练。他是甘肃人,在西安生活了13年,已经定居,未来想去欧洲的大场子参观学习,提高自己的技术。

本站内容来源于皮友分享,标注原创的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
【匡乐手工皮具】 » 西安匠人张小东的梦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