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震荡的手工皮具业

从2017年底到今年年初,很多做高仿的朋友可能已经感受到了一件事,货不好卖了。以前卖上万的,现在大几千,以前大几千的,现在小几千。走货量也有所下降。在2017年上半年,高仿品曾经有过一段价格飙升,吸引了不少人加入行业,其实只是回光返照而已。

自2017年12月起,奢侈品关税大降10%,其影响直接传导到终端价格上,降价带来的连锁反应使自2016年开始的奢侈品牌关店潮得以暂时停止,海外代购也受到了不小的冲击。高仿包受到的影响最大,被直接拉低了销量与价格。

我们来看一下降低关税的范围有多大,第82号商品,即大型皮革包具,关税从20%降低到了10%,同时,皮革钱包并未得到降税优惠,这就使消费者的选择更大程度的倾向于大型包具:

接下来在2018博鳌论坛上,我们可以看到这样的议题:

首先是在“未来的生产”分论坛下的议题:“饱受高人工成本困扰的发达国家能够重振制造业?”这个分论坛将讨论机器人大规模参与生产的可能性及带来的社会变量,对于以高成本著称的奢侈品牌,进一步降低人工量是必须的,如果只保留人工高定业务,将所有流水线从缝纫机升级为机器人,奢侈品近年已在下降的价格将进一步降低。

在另一个分论坛下讨论的是税率问题,很明显,继续减税是势在必行的,奢侈品将保留一定的税率,但很可能这个税率会全面下降。目前,海外消费品的平均关税率已经由17.3%降到了7.7%,很有可能进一步降低。为了保住外汇储备,降税绝对有其必要。

高仿圈子接下来的日子会比较难过,伴随着不断的降税,奢侈品价格虽然不会降到谁都能买的程度,但其价格也会大幅下跌。这种压力会让大出货商压价销售并提高热门款式的制作量,同时减少普通款式的制作量甚至停产普通款式。到了小制作者这里,就无关利润,而是生存可能的问题了。

文章写到这里,我要说,我近期与四个朋友(两个高仿定制者,两个普通定制者)分别进行了交流,平均下来,这四个人制作高仿包具的利润降低了约60%。出于私人原因,我不能放出截图,但我保证这是真的。

已经有相当的高仿从业者转型皮具工作室,开始进行普通包具的定制,同时,高级包具的培训业务也在加热。这件事会对行业未来几年的走向带来很大影响。请大家回忆一下皮雕圈的发展,从早年的草根遍地到今天的几大派瓜分江湖,中间经历了什么?为什么大量的从业人群都被洗了出去?难道这仅仅是因为假皮雕的出现吗?

当然不是。这实际上是资本问题。和现在在发生的事差不多。

高级包具培训和普通培训有一些不同,即生产工具完全不同。普通定制培训一般是手制,但高仿业者转型都是带着资金的,为了快速回笼资金,他们会选择进行半手工培训甚至全机械培训。这看起来没什么,但要知道,接受培训的人花了高价不是为了来玩一圈的。他们回去后会有相当一部分人加入从业。而这些新业者当然会接受上游培训者的皮料,五金,制作工艺,制作机械的一条龙辅助,最终成为新的业者,但皮具圈的出货渠道并不大,受资金压力影响,新业者很快也会变成新培训者。最终,从业门槛越来越高,普通制作者统统被甩出门去。

这种趋势看似先进,但毁灭的是定制皮具的文化可能性。无论是半手工还是全机械,只要是流水线生产,版型都是千篇一律的,几个版翻来覆去的做。而定制的社会需求则来自个性化,如果任这种趋势发展,没有资金支持的优秀业者是做不起来的,今天的皮雕市场就是例子,为什么最终做大的不是皮雕师而是工具商?2016及2017年,有多少高手的淘宝店消失了?

当商品失去创意,需求也就自然消失了。最终,只有高手和多金者会留下来。这对市场而言,远远不够,但这种趋势也不是一般人能够阻挡的。

未来一段时间内,除了提升作品的文化内涵,加强作品的个性化,留意市场的新潮流和新变化外,在多面夹击下,小制作者无路可走。望大家能在三年后仍然从业,市场洗牌后,小制作者会大幅减少,资金充裕的工作室由于版型问题,也会有自己固定的客户群,到时能留下来的,都是赢家。

本站内容来源于皮友分享,标注原创的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
【匡乐手工皮具】 » 面临震荡的手工皮具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