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传奇:Horween 制革厂的故事

去年10月末,著名品牌Diemme和Vans推出了一系列的鞋款,鞋款多选用Sk8-Hi和Era作为版型,而在这系列鞋款之中,都选用了Horween这个美国伊利洛伊州芝加哥市制革厂生产的皮革来制作鞋款,而这系列的鞋款售价甚至到了300-350美元,昂贵到了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境地。Vans爱好者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这么贵?其中除开Vans的超高人气、Diemme的精致手工之外,当然还有Horween的一段传奇历史,我们今日就一起来了解下这个具有传奇色彩的芝加哥制革厂——Horween。

Isidore Horween曾经是乌克兰的一个鞣皮学徒工而已,但是在120多年之前,下定决心移民美国的时候,他一定没想到这竟然是他人生之中的最大转折点:他不仅因为此躲过了两次惨烈的世界大战、一场红色旗帜铺天盖地的大革命,随后他的人生也因为这次移民风生水起。
在他1948年撒手而去的时候,东西方的铁木正在冉冉升起,在生命即将终了的最后时刻,他或许也在暗自庆幸自己的命运对他的慷慨。不过命运的青睐还远远不止于此,在冥冥之中,它把这个出刀美洲新大陆的Horween带到了美国中部的芝加哥。1893年芝加哥正在如火如荼的举办世界博览会(没错,就是前些年在上海举办的那个!)。Isidore Horween仅仅是抱着见见世面的目的来到这里,却因此在当地的制革厂找到了在美国的第一份工作,他也没有想到,这一次结缘,却成了他生命中最为深刻的烙印。

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制革产业在芝加哥市正是兴盛之时,芝加哥的条件对于整个行业来说,都十分优渥:这里有美国最重要的铁路运输中心,美国的铁路网在这里汇集,无数的货物经过铁路通过这里,其中少不了活牛活马,而芝加哥本就位于五大湖畔,这里水草肥美,气候适宜,天然畜牧业发达。因此当地畜牧业、肉食业都是极其生机蓬勃,除此外,还有这两个产业的下游产业——制革厂。
市场的供不应求,让这个产业高速发展,而Isidore Horween本就在乌克兰学习到了扎实的制革功底,自己又天资聪慧,因此在制革厂带上了一段时日便显露头角,展示出了他的高超技艺。他也不甘寄人篱下,终于1905年在芝加哥的Division街创办了自己的制革厂,1920年,这个制皮厂正式以Horween Leather Company命名,由此一代传奇Horween就这样奠基,这个名字也被写入了制革业的史册。

Horween Leather Company在今日已经是家族中的第四代传人在打理,已经成为全球唯一有影响力的马臀皮(Shell Cordovan)供应商、全球最大的马皮供应商(归功于2003年收购了加拿大的DominionTanners)、北美利润率最高的制皮厂。Horween的客户名单上,名声赫赫的写着这些烫手的名字:Alden、Allen Edmonds、JohnLobb、JulianBoot、Quoddy、Viberg、Yuketen、CarpeDiem、Prada等,这些品牌都在各自的领域内引领风潮,傲视群雄,除此之外,NBA、NFL(美式橄榄球联盟)等等也是Horween的合作伙伴。


但是,其实Horween真正发家之际,确实在原本如日中天的制革业渐渐颓废成夕阳产业的时候,其中原因种种,自然不必多说。
19世纪20年代时候,芝加哥市有接近50家各种类型的制革厂,而到了2006年,同样非常著名的Gutmann制革厂宣布倒闭破产,Horween成为芝加哥现在唯一一家制革厂。1978年全美还有超过250家制革厂,而现在总数不过寥寥15家。
Horween究竟怎么成功的?答案估计就在公司的第二代掌门人Arnold Horween曾经说过的这句话中:“用我们现在的工艺方法,制造一块高等级的马臀皮至少需要六个月。当然还有很多办法可以大幅度提高制造速度,而且人们根本看不出两者之间的差别……遗憾的是我能看出来,所以六个月的时间是需要坚持的。”



100多年来,Horween的价值观和愿景一直聚焦在制造全世界最好的皮,而不是产生最大的利润。
实际操作的时候,“做最好的,意味着你需要精益求精地做好每一件小事”这句话是Horween全体员工一致认同的公司规范。因此,Horween所有的皮都是根据改良过的传统工艺,由135个富有经验的工匠手工耗费时日制成,哪怕产品严重供不应求,Horween也不愿做丝毫妥协与改变;在公司的研发上,开发一种新的皮种,用了10多年的时间进行数百次的试验,就是为了让性能值增加3%;为了保证自己的皮能够以最佳状态使用在最好的产品上,Horween会经常派人跑到最要客户那里,查看他们的设备是否能满足要求……
凡此种种,铸就了Horween的传奇之名。




产品方面,Horween最重要的系列有四个:

一、马臀皮:Shell Cordovan

Shell Cordovan,俗称马臀皮,它也是Horween最具口碑的招牌皮种。在制革业中,Horween几乎已经垄断了马臀皮的全球供应,虽然日本、意大利、阿根廷和英国各有一家皮厂能够供应一点小规格的Shell Cordovan,但对市场几乎没有影响力,在顾客心中,惦记的仍然还是Horween的马臀皮。
Horween的第三代总裁Arnold Horween也说:“我们几乎已经买下了所有可以买到的原材料,可是还是远远不能满足市场的需求。”

确实,Shell Cordovan可以算是制鞋用常规皮中最珍稀的一个皮种。这种皮种珍稀的原因很多:
首当其冲的是现代社会交通日益发达,所以人们也不再依赖又脏又臭的牲畜出行,所以马匹的饲养量大幅下降,完全不是100年前那副盛况时可比,现在马匹的存栏大多只是为了供应欧美的少部分肉食需求,因此马皮的产量只有牛皮的一个零头而已。除此之外,工艺的要求更是严格,马匹数量稀少,工艺却又让合格的马臀皮更加少之又少,Shell Cordovan其实是马屁股上一块肾脏形状的致密皮革,只占马臀部面积的八分之一,所以如果马不够大的话,这块皮就不适合制鞋了。最后,马臀皮的珍贵在于其有着独一无二的质感厚度及光滑手感,而密度及韧度都非常高。因而,极其耐磨,所以随着时光的流逝,皮革不但不会磨坏,还会迸发出动人光泽。


Horween对Shell Cordovan的处理过程完全可以看作是能共巧匠们历时六个月的手工艺术行为。必须的工序包括:将原皮浸泡在柔和的植物液体中以进行充分的鞣化;再由训练有素的工匠用特别的手法梳理、晃动及轻磨皮革,从而使皮料里层的高密度纤维层变为表层;最后精心地手工将天然油脂及染料打在皮革上以使其产生丰富的光泽。

用Horween的Shell Cordovan制成的鞋履,能为顾客提供非常精彩的穿着体验:首先它具有有生命力的光泽,新鞋的时候熠熠生辉,并且它穿到一定的时间会渗透出富有质感的色泽纹理,可以说是越穿越好看;其次由于其皮革强悍的耐磨性,因此几乎是可以穿一生不会损坏;最后,因为皮革富含油脂,所以平时只需用布擦拭即可,保养起来非常方便。

二、Essex

Essex是Horween旗下的一款重要皮种,也是Horween花费了3年时间研发出的一种植鞣半开皮,这种皮革采用与Shell Cordovan完全相同的传统鞣制方法,因此也具有富含油脂以及越养色越美的特征。Essex和它的上蜡版本Dublin、Derby适用于鞋履及包具等多种产品,性价比非常出色。

三、Chromexcel

Chromexcel皮革历史悠久,Horween在1913年就研发出的变色革(pull-upleather)皮种,到现在已经有了百年历史,可以说是跟随Horween见证了整个品牌的兴衰荣辱。1938年这个皮种成为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官方用皮,Chromexcel为海军陆战队做出了大量战靴,这些军需物资成为了海军陆战队在北非及其他重要的二战战场上战无不胜的重要保障。
因为Horween对传统的工艺的坚持,所以Chromexcel的制作过程非常复杂,一张Chromexcel皮革需要经过89个独立工序和近一个月的工作日才能鞣制完成。其核心部分,是应用专属配方的植物萃取物和其他天然物质进行复鞣,以及用一种最上等天然油脂及蜂蜡等润滑脂的独门混合配方进行热脂处理。目前Chromexcel提供多种重量(2到10盎司)、多种厚度(0.8到4毫米)的皮材以制作不同的皮革产品。

四、运动用皮革

除此之外,还记得我们刚才提到的美职篮NBA和美式橄榄球联盟NFL么?他们已经成为了Horween另外的一块重要蛋糕,这部分业务面向美国最流行的体育运动市场及职业联盟,为他们提供运动用皮革。
斯伯丁Spalding这个美国最大的篮球生产企业就使用一部分Horween皮革,除此之外,还有NFL使用的橄榄球皮革手套用皮,在在这一领域,Horween最著名的产品还是美式橄榄球用皮。

1940年代Horween当时的当家Arnold Horween应美式橄榄球联盟(NFL)之父George Halas之邀开发能提高NFL官方用球表现的皮革。事实上,George Halas也明白Arnold Horween确实是担当此任的最佳人选,因为他以前就是NFL的职业选手,并一度担任过哈佛大学的橄榄球教练,所以他最清楚NFL需要什么。此后一晃而过就是10多年,经过这些时日的努力,到1960年Horween终于开发出了名为“TannedinTack”鞣皮技术,使用这种技术制成的橄榄球用皮被验证能有效提高球的使用表现,而现在这种皮革也被申请成品牌进行保护。从那时起到今天,Horween一直是由Wilson生产的NFL官方橄榄球的指定皮革供应商,他们也几乎垄断了北美的橄榄球用皮革市场。

本站内容来源于皮友分享,标注原创的为本站原创,转载请注明!
【匡乐手工皮具】 » 一代传奇:Horween 制革厂的故事

发表评论